江西11选5

                                                        来源:江西11选5
                                                        发稿时间:2020-06-01 16:17:47

                                                        奥巴马成为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后,很少有人会说美国黑人的社会地位已彻底改变,相反,很多人会提及“奥巴马从小跟着白人母亲,在白人社群长大,本身是离黑人社群很远的混血黑人”。记者在美国认识几个混血黑人,他们通常对白人或亚裔父母一方更认同,认为这一方对他们的生活更有影响。有个黑人混血男孩的妈妈是泰国人,记者看他在社交媒体上发的都是和母亲家族的人合影,没有一张与黑人父亲的合照。

                                                        德国慕尼黑大学北美文化史专家霍亨格施文德在接受德意志电台采访时称,美国种族歧视现象依然严重,病根在历史上的奴隶制,而当前美国社会的种种现实更是催生种族歧视的加速剂。他认为,在奴隶制时代,美国白人普遍认为黑人都是有暴力倾向的野蛮人,而随着黑奴解放和美国黑人的不断抗争,黑人的社会地位较过去有明显提升,但根植在一部分白种人内心的对黑人的恐惧和偏见却有增无减。当前的美国社会,非洲裔、西班牙裔等少数族群因受教育程度不足而导致相对贫困,并间接导致有组织的暴力犯罪行为,更加剧了白人群体对他们的防范,如此周而复始形成恶性循环。霍亨格施文德称:“为避免冲突继续升级,美国不少城市开始积极采取措施缓和警察与黑人之间的关系,如警察与辖区内的黑人一起打篮球等等,但这些措施显然无法解决美国社会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问题。”

                                                        明尼阿波利斯市长雅各布·弗雷5月28日在回应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大规模骚乱时曾叹息,“美国黑人的悲愤已酝酿了400年”。他所指的400年历史是:1619年8月第一批、约20名黑人奴隶被英国“白狮”号船贩卖到康福特角。2019年,美国一些媒体发起活动纪念400年前人类的这一悲剧,并议论说:“不要忘记,美国今天繁荣的背后,曾被边缘化的黑奴付出了怎样的牺牲和代价。”《大西洋》月刊专职作家亚当·苏尔这样写道:“从奴隶制到医疗实验,从歧视性租售房屋到掠夺性贷款丑闻,美国黑人的历史向来与辛苦劳作相伴,而一个排挤他们的美国社会却一直从中受益。美国社会贫富悬殊,近半数美国黑人家庭的年收入低于4万美元。”

                                                        《环球时报》记者去年曾到美国孟菲斯参观“国家民权博物馆”,也就是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遇刺的汽车旅馆旧址。看过展览,记者的感受是,尽管在美国已生活20多年,但实际上对美国黑人数百年的磨难和抗争史还是知之甚少。一所美国高校非裔研究系的主任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他告诉记者,现在很多美国人对黑人的历史了解也很有限。甚至在美国高等学术教育界,黑人也集体失声。他表示,教育是美国黑人感到最不公平的地方。1994年,美国一本引发争议的畅销书《钟形曲线》写道,非裔的平均智商低于其他人种,拖累了社会素质。事实真的如此吗?

                                                        中央对维护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秩序负有最大责任,对维护国家安全负有最大责任,对维护香港的根本利益和香港同胞的根本福祉怀有最大关切。少数“港独”和“黑暴”分子企图“揽炒”香港,绑架750万港人利益,执意把香港逼往绝路,对此中央绝不会坐视不管。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就是要依法惩治极少数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港独”和“黑暴”分子,切实保护绝大多数遵纪守法的香港市民。连日来,香港各界人士和社会团体纷纷发表声明,表达对国家安全立法合法性、必要性、迫切性的高度认同,近200万名市民参与街站和网上联署的“撑国安立法”签名行动,这充分说明,思稳求安已成为香港社会强大民意,维护国家安全有关立法刻不容缓。【环球时报记者】美国明尼苏达州黑人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引发的抗议骚乱呈蔓延加剧之际,总统特朗普延续了新冠疫情期间一贯的“甩锅”作风,这次把锅甩给了一个名为“反法西斯主义运动”(ANTIFA)的极左翼运动组织。据《纽约时报》5月31日报道,特朗普当天在推特上表示,美国将把ANTIFA列为恐怖组织,并称是该组织煽动激进的左翼无政府主义者制造骚乱,但未说明依据。

                                                        美国泛非运动创始人、非裔社会活动家杜波伊斯(后迁居加纳)曾在其《黑人的灵魂》一书中预言:“20世纪的问题是种族歧视下的肤色界线问题。”早在1899年,31岁的杜波伊斯就描述过美国黑人的健康状态:“在费城最不卫生的地方和最破烂的房子内,黑人仅能享受最低程度的医疗。”英国《经济学人》5月28日刊文说:现代医学改变了所有美国人的预期寿命,但杜波伊斯描述的那种悬殊状况依然存在,黑人仍是美国最贫穷、住房条件最差且最不健康的群体,哮喘、糖尿病、高血压、癌症和肥胖等疾病高发。1899年,黑人婴儿死亡率几乎为白人的2倍,如今是2.2倍。文章认为,尽管有许多原因导致黑人容易患病,但解决方案可能必须先从改善黑人医疗条件做起。自废除奴隶制以来,美国曾为此进行过3次重大努力,但都因面临来自白人的强烈反对而在不同程度上无果而终。最近一次努力是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但该法案引发白人的“暴怒”,他们认为“自己缴纳的税金被黑人浪费”。现在,一些人希望此次疫情能带来美国第四次改善黑人医疗健康状况的努力。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种族主义、社会正义与健康中心主任钱德拉·福特教授说,这场疫情暴露出美国医疗和劳工体系中现存的种族不公现象:黑人缺乏医保的可能性两倍于白人,而且更有可能生活在医疗服务薄弱的地区。

                                                        如今,香港在“港独”“黑暴”冲击下,打砸抢烧屡见不鲜,营商环境持续恶化,香港经济出现10年来首次负增长,消费者信心指数创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值。不仅如此,为了推动香港成为独立或半独立政治实体,香港反对派在立法会搞“政治揽炒”、在社会上闹“经济揽炒”、在街头策动“暴力揽炒”,甚至渲染所谓“真揽炒十步”,妄图把香港推向无底的深渊。这些处心积虑、与民为敌、毫无底线的罪恶行径,正在摧毁香港的前途。可以说,“港独”“黑暴”一日不除,香港一日不宁。反“港独”反“黑暴”是当前香港社会的最大共识,也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共同利益。

                                                        连日来,英国、西班牙等欧洲国家也出现示威集会,抗议非裔在美国遭遇不公对待。一些欧洲媒体和学者也对美国黑人地位问题做出深度分析。德国埃尔福特大学北美史专家马楚卡特在接受瑞士一家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尽管美国有所谓的黑人中产阶级,但黑人在美国的社会体系中仍处于劣势,能享受的社会资源也很少,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黑人死亡率远高于其人口比例也证明了这一点。英国《卫报》认为,“纵观美国历史,非裔美国人几乎总是最有可能受到各种危机的负面冲击,如今被抛弃的美国黑人正为各州取消防疫封城令付出代价”,以黑人为主的美国各县已占到全美所有确诊新冠肺炎病例的一半以上,以及所有死亡病例的近60%。

                                                        “现在有人问热心民权运动的人,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满足?”1963年,在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想》演说中,马丁·路德·金自问自答:“只要黑人仍然遭受警察难以形容的野蛮迫害……只要黑人的基本活动范围只是从少数民族聚居的小贫民区转移到大贫民区……只要纽约有一个黑人认为他投票无济于事,我们就绝不会满足……”他同时强调:“在争取合法地位的过程中,我们不要采取错误的做法。我们斗争时必须永远举止得体,纪律严明……”显然,“膝盖锁喉”导致弗洛伊德死亡的白人警察和在各地示威抗议中纵火、抢劫的黑人都会让马丁·路德·金大失所望。

                                                        美国第一个使用ANTIFA这个名称的组织来自俄勒冈州,成立于2007年。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与ANTIFA有关的反法西斯组织在美活动更加频繁,知名度提高。ANTIFA成员通常反对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强烈反对特朗普政府的民族主义、反移民和反穆斯林政策。